为何治百病调气为要,及气所从生耳

天有三宝,曰:日月星;人有三宝,曰:精气神。而道家更有炼精化气,炼气化神、通天下者一气耳的说法。可见气对我们养生健康的重要性。在中医学上,也是很早就指出了百病生于气的著名论点。那么究竟什么是所谓的气呢?中医养生气究竟起到了多大的作用呢?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。

调气可使病理产物顺利排出体外

气机调畅则五脏六腑功能正常进行
气是构成人体和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最基本物质。气机调畅则五脏六腑气化功能正常进行,反之气机失调则五脏六腑气化功能失常,机体新陈代谢失衡,势必百病丛生。因而在病理情况下,必须注重调节气机的升降出入运动,采取补其不足,损其有余,郁者散之,散者收之,上者降之,下者升之的方法,使气机升降出入失调归于相对平衡协调的正常状态。如《灵枢刺节真邪》说:用针之类,在于调气。《素问至真要大论》说:疏其血气,令其条达,而致和平。《景岳全书》气之为用,无所不至,一有不调,则无所不病。故其在外,则有六气之侵;在内,则有九气之乱。凡病之为虚为实、为寒为热,至其变态,莫可名状。欲求其本,则止一气字足以尽之。盖气有不调之处,即病本所在之处也;所以病之生也,不离乎气;而医之治病也,亦不离乎气。但所贵者,在知气之虚实,及气所从生耳。
由此看来,百病生于气的观点对后世医家影响深远,在疾病的治疗中尤其强调调气为要的疾病治疗观。同时还应保养精神,益气全形,形与神俱,尽终天年,使气不上不下,不缓不消,不收不泄,不结不乱,从而使气机的升降出入运动归于正常,以达到《素问至真要大论》所言之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,以平为期,则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。
调气可使病理产物顺利排出体外
气机失调会导致痰瘀湿滞等病理产物在体内的淤积,而痰饮、水湿、瘀血等病理产物是导致疾病发生和复杂多变的病理基础,所以在疾病的治疗中调气为首要,正如《丹溪心法》所说顺气为先;善治痰者,不治痰而治气,气顺则一身之津液亦随气而顺矣。根据气血津液的相互关系可知,气行则水行,气行则血行,气行则可以解郁导滞。《素问调经论》说:五藏之道,皆出于经隧,以行血气,血气不和,百病乃变化而生,是故守经隧焉。病理产物的堆积还可以壅塞经隧,所以调气时亦应宣通府气,开窍道,给邪以出路。总之,调气可以使痰饮、水湿、瘀血等病理产物在气的作用下而排出体外,从而使机体阴平阳秘,精神乃治。
临床应用
百病生于气也的观点说明气机失调是疾病发生的基本病机,本着治病求本的原则,可以调气治百病以恢复机体的正常状态。根据补其不足,损其有余,郁者散之,散者收之,上者降之,下者升之的治法,临床上可以辨证选用不同药物。

临床应用

摘要:气是构成人体和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最基本物质。气机调畅则五脏六腑气化功能正常进行,反之气机失调则五脏六腑气化功能失常,机体新陈代谢失衡,势必百病丛生。

气机调畅则五脏六腑功能正常进行

气机失调会导致痰瘀湿滞等病理产物在体内的淤积,而痰饮、水湿、瘀血等病理产物是导致疾病发生和复杂多变的病理基础,所以在疾病的治疗中调气为首要,正如《丹溪心法》所说顺气为先;善治痰者,不治痰而治气,气顺则一身之津液亦随气而顺矣。根据气血津液的相互关系可知,气行则水行,气行则血行,气行则可以解郁导滞。《素问调经论》说:五藏之道,皆出于经隧,以行血气,血气不和,百病乃变化而生,是故守经隧焉。病理产物的堆积还可以壅塞经隧,所以调气时亦应宣通府气,开窍道,给邪以出路。总之,调气可以使痰饮、水湿、瘀血等病理产物在气的作用下而排出体外,从而使机体阴平阳秘,精神乃治。

气脱表现为气息微弱,汗出不止,脉微欲绝等。出现这些症状时急当回阳救逆,代表方剂如独参汤、四逆汤、回阳救急汤等,同时配合现代医学的急救措施,以免延误病情。临床上休克、心力衰竭、心肌梗死等可参照治疗。

气陷表现为头晕眼花,气短疲乏,脘腹坠胀感,大便稀溏,形体消瘦,或见内脏下垂、脱肛、阴挺等。当出现上述症状时,常选用具有升提作用的药物,如黄芪、人参、白术、炙甘草等。代表方剂为补中益气汤,中成药补中益气丸。临床上子宫脱垂、脱肛、疝气、重症肌无力、原因不明的低热、习惯性流产等可参照用药。

气滞表现为胸胁、脘腹胀满,嗳气吞酸,呕恶食少,大便失常,症状随情绪变化而增减,脉象多弦,舌象可无明显变化。可针对上述不同症状选用药物,脾胃气滞常用陈皮、厚朴、枳壳、木香、砂仁等;肝郁气滞常用香附、青皮、郁金、川楝子、乌药、小茴香等行气疏肝药。代表方剂:越鞠丸、柴胡疏肝散、半夏厚朴汤、金铃子散、天台乌药散、暖肝煎等,中成药如越鞠丸、橘核丸等。临床上胃神经官能症、慢性胃炎、慢性肝炎、肋间神经痛、痛经、癔病等可参照治疗。

气虚表现为气短声低,少气懒言,精神疲惫,体倦乏力,动则汗出,舌淡苔白,脉虚无力等。当出现上述症状时,常选用补气之人参、党参、西洋参、黄芪、白术、甘草等,代表方剂如四君子汤、六君子汤、参苓白术散等,中成药如生脉饮口服液、四君子丸、玉屏风散等。临床上慢性胃炎、慢性荨麻疹、妊娠胎动不安、小儿低热、小儿鼻出血等可参照论治。

气逆表现为咳嗽频作,呼吸喘促;呃逆、嗳气不止,或呕吐、呕血;头痛、眩晕,甚或昏厥、咯血等。可针对这些不同症状选用药物,肺气上逆之咳喘,常选用苏子、杏仁、厚朴、款冬花等;胃气上逆之呕吐、嗳气、呃逆,常选用旋覆花、代赭石、半夏、生姜、丁香等。代表方剂如苏子降气汤、定喘汤、旋覆代赭汤、橘皮竹茹汤等。临床上支气管哮喘、慢性支气管炎、神经性呃逆、幽门不全梗阻等可参照治疗。

为何治百病调气为要

综上所述,气在人体的生理病理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,气机调畅则人即安和,气机失调则百病丛生。百病生于气是古代医家临床经验的总结,牢牢掌握气这一病理机制的核心,使得我们临床上调气治百病有的放矢,以达到最佳治疗效果。

百病生于气也的观点说明气机失调是疾病发生的基本病机,本着治病求本的原则,可以调气治百病以恢复机体的正常状态。根据补其不足,损其有余,郁者散之,散者收之,上者降之,下者升之的治法,临床上可以辨证选用不同药物。

气是构成人体和维持人体生命活动的最基本物质。气机调畅则五脏六腑气化功能正常进行,反之气机失调则五脏六腑气化功能失常,机体新陈代谢失衡,势必百病丛生。因而在病理情况下,必须注重调节气机的升降出入运动,采取补其不足,损其有余,郁者散之,散者收之,上者降之,下者升之的方法,使气机升降出入失调归于相对平衡协调的正常状态。如《灵枢刺节真邪》说:用针之类,在于调气。《素问至真要大论》说:疏其血气,令其条达,而致和平。《景岳全书》气之为用,无所不至,一有不调,则无所不病。故其在外,则有六气之侵;在内,则有九气之乱。凡病之为虚为实、为寒为热,至其变态,莫可名状。欲求其本,则止一气字足以尽之。盖气有不调之处,即病本所在之处也;所以病之生也,不离乎气;而医之治病也,亦不离乎气。但所贵者,在知气之虚实,及气所从生耳。由此看来,百病生于气的观点对后世医家影响深远,在疾病的治疗中尤其强调调气为要的疾病治疗观。同时还应保养精神,益气全形,形与神俱,尽终天年,使气不上不下,不缓不消,不收不泄,不结不乱,从而使气机的升降出入运动归于正常,以达到《素问至真要大论》所言之谨察阴阳所在而调之,以平为期,则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。

气不固摄表现为自汗,或大便、小便、经血、精液、胎元不固等。当出现上述症状时,宜选用具有补益固涩作用的药物,如人参、白术、山茱萸、五味子、芡实等。代表方剂如黄连清心饮、金锁固精丸、固冲汤等,中成药如缩泉丸、金匮肾气丸等。临床上遗精、早泄、男子不育症、功能性子宫出血、产后出血过多等可参照治疗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