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髯极须者,发堕齿枯

经云。肾者。封藏之本。精之处也。其华在发。多食甘则骨痛而发落。髭须黄者。多热多气。白者。少血多气。黑色者。多血少气。美眉者。太阳多血。通髯极须者。少阴多血。美须者。阳明多血。发黄白。七宝美髯丹。发白须黄。发落不生。脉弦。皮毛枯槁。是营卫气衰。黄
建中下六味丸。发脱落。及脐下痛。是脾肾气衰。不能生长真阴。四君子加熟地。染须。用乌金散、乌金丹、赤金散。皆不伤髭而极效。一法。拣上好茄棵。留初生第一枚茄子。傍蒂上面挖去一块。嵌入水银三分。仍以挖下者掩上。拴好。余花摘去。勿令结子。久之茄中悉化为水。取贮铅罐中。以水浸罐之半。勿令干。须梢一沾。全须尽黑。

○眉也者,肝之守也。合则眉散,怒则眉竖,愁则眉蹙,喜则眉开,疠则眉落,寿则眉长,劳则眉青,风则眉痛。其穴为攒竹,其骨为眼眶,其下覆也则目瞑。凡毛皆凹生,而此独凸出,肝气之外见者也。

○丈夫八岁,肾气实,发长齿更。五八,肾气衰,发堕齿枯。

人身毫毛皆微而发独盛者,何也?百脉会于百会,血气上行而为之生发也。血气上行,必有所止,止而因复下行,则发为之卫。发频剃而血气不敝者,犹山生草木,原以供人之翦伐也。发剃则复长,不剃则长以时定,亦与草木无异也。发长极则末歧,末歧则中折,草木之华实似之。白则如草木就枯,生气竭索矣。人之衰老,始于发白,则气血之上行者无力也。发所以卫头,阳上极而发不能卫,故汗出发润而知其必死也。气血逆则发逆,婴儿病,其头毛皆逆上者死。

须发,毛类也,无关于病。然一损损于肺,则皮聚而毛落。又大风之病,令人须眉脱落,亦可畏也。闻之血虚者其须发早白,亦见有盛衰之候。人年将至四十,不可不预为计也。大抵发属心、属火,故上生;须属肾、属水,故下生;眉属肝、属木,故侧生。男子肾气外行,上为须,下为势;女子、阉人无势,故亦无须。而眉发无异,则知须之属肾也明矣。

然《灵枢》云∶足阳明之下,血气盛则下毛美长至胸,血多气少则下毛美短至脐,血气皆少则无毛,有则稀枯悴;足少阳之下,血气盛则胫毛美长,血多气少则胫毛美短,血少气多则
毛少,气血皆少则无毛;手阳明之下,血气盛则腋下毛美。各有至理,均宜参详。

年少发早白落,此血热太过也。世俗止知发者血之余,血衰故耳。岂知血热而发反不茂!肝者,木也。火多水少,木反不荣;火至于顶,炎上之甚也。热病汗后,发多脱落,岂有寒耶?

附眉棱骨痛

○肾者主蛰,封藏之本,精之处也,其华在发。

附毛

○肾之合,骨也;其荣发也。

女子七岁,肾气实,齿更发长。五七,阳明脉衰,面始焦,发始堕。

○染须法∶拣好茄棵,留初生第一枚。傍蒂上面,挖去一块,嵌入水银三分,仍以挖下者掩上、扎好,余花摘去。

○手阳明之上,血气盛则髭美。血少气多则髭恶,血气皆少则无髭。

○发白须黄、发落不生、皮毛枯槁,俱是营卫气衰,黄 建中汤下六味丸。

眉棱者,目系之所过,上属于脑。外挟风寒,内成郁热,上攻头脑,下注目睛,则眉棱骨作痛。又有肝火上壅者,有风痰上攻者,有湿气内郁者,有肝经血虚见光则痛者,有肝经伤饮昼静夜剧者。若妇人经行将尽,不能安养,或以针黹劳神,致令眉棱骨酸痛者,专主益阴养血。

○多食甘则骨痛而发落。

经义

○手太阳之上,血气盛则有多须。

发黄白,七宝美髯丹。

○发者血之余。

在头曰发,发者,拔也,拔擢而出也。在目曰眉,眉者,媚也,有
媚也。颐下曰须,须者,秀也,物成乃秀,人成而须生也。在颊曰髯,随口摇动,髯髯然也。口上曰髭,髭者,姿也,为姿容之美也。

《素问》曰∶肺主皮毛,肺败则皮毛先绝。可知周身之毛,皆肺主之。察其毛色枯润,可以觇肺之病。

○足少阳之上,血气盛则通髯美长,血多气少则通髯美短,血少气多则少须,血气皆少则无须。

补编

帝曰∶妇人无须者,无血气乎?岐伯曰∶冲脉、任脉,皆起于胞中,上循腹里,为经络之海。其浮而外者,循腹右上行,会于咽喉,别而络唇口。血气盛则充肤热肉,血独盛则澹渗皮肤,生毫毛。今妇人之生,有余于气,不足于血,以其数脱血也。冲任之脉,不荣口唇,故须不生焉。帝曰∶士人有伤于阴,阴气绝而不起,阴不用,然其须不去,宦者独去何也?岐伯曰∶宦者去其宗筋,伤其冲脉,血泻不复,皮肤内结,唇口不荣,故须不生。帝曰∶其有天宦者,未尝被伤,不脱于血,然其须不生,其故何也?岐伯曰∶此天之所不足也。其冲任不盛,宗筋不成,有气无血,唇口不荣,故须不生。

○足太阳之上,血气盛则美眉,眉有毫毛。血多气少则恶眉。

久之,茄中悉化为水,取贮罐中。以水浸罐之半,勿令干。须梢一沾,全须尽黑。

哲言

○足阳明之上,气血盛则髯美长,血少气多则髯短,气少血多则髯少,血气皆少则髯无,两吻多画。

眉棱骨痛者,此肝血失养、肾水不荣于骨,主三年之内有大风疾至,明其根本既拔而外邪乘袭也。治宜滋补肝肾,少佐风药,以使上达。

○手少阳之上。血气盛则眉美以长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